水墨日语 日语培训班 结合中日战时谈谈对你当前时期日本军国主义复

结合中日战时谈谈对你当前时期日本军国主义复

明治维新后,日本进入了一个新的历史时期,日本的侵华理论也呈现出了新的表现形态。

即由此前的“纸上谈兵”——在书斋里提出侵略主张和实施方略,演变为侵华理论与侵华战争的互动。

其中,被称为“日本近代最重要的启蒙思想家”的私塾先生与民间报人福泽谕吉,可以称得上是日本第一位军国主义理论家。

他在近二十年的时间里,写了四十多篇鼓吹侵华的文章,把日本“文明开化”的近代化进程与侵略中国密切联系起来,公开鼓吹弱肉强食的强盗哲学。

他提出的侵占朝鲜、吞并台湾、再占领东北三省并最终将日本国旗插在北京城头的一系列侵略构想,其后辈全都付诸了行动。

——福泽谕吉,日本近代著名的启蒙思想家、明治时期杰出的教育家。

他毕生从事著述和教育活动,形成了富有启蒙意义的教育思想,对传播西方资本主义文明,对日本资本主义的发展起了巨大的推动作用,因而被日本称为“日本近代教育之父”、“明治时期教育的伟大功臣”。


随著世界交通的手段便利起来,西洋文明之风逐日东渐。

其所到之处,就连青草和空气也被此风所披靡。

大致说来,虽说古代和今天的西洋人没有多大不同,但他们的举动在古代较为迟钝,而今天变得活跃起来,无非是利用交通这个利器的缘故。

对于东方国家的当务之急来说,此文明的东渐之势十分强劲,如果下定决心来阻止它的话,这样做倒也不是不行,但观察当今世界的现状,就会发现事实上是不可能的。

莫不如与时俱进,共同在文明之海中浮沉,共同掀起文明的波浪,共同品尝文明的苦乐,除此之外别无选择。


文明就像麻疹的流行一样。

眼下东京的麻疹最初是从西部的长崎地方向东传播,并随著春暖的气候逐渐蔓延开来。

此时即便是痛恨该流行病的危害,想要防御它的话,又有可行的手段吗?我确信没有这样的手段。

纯粹有害的流行病,其势力的激烈程度尚且如此,更不要说利害相伴、或利益往往更多的文明了。

当前不但不应阻止文明,反而应尽力帮助文明的蔓延,让国民尽快沐浴文明的风气,这才是智者之所为。


西洋近代文明进入我日本以嘉永年间的开国为开端,虽然国民渐渐明白应该采用西洋文明,气氛也逐渐活跃起来,但在通往进步的大道上,却横卧著一个守旧衰老的政府(这裏的政府指德川幕府――译者注)。

应该如何是好呢?保存政府的话,文明是绝对进不来的,因为近代文明与日本的陈规旧套势不两立。

而要摆脱陈规旧套的话,政府也同时不得不废灭。

如果试图阻止文明的入侵,日本国的独立也不能保证,因为世界文明的喧闹,不允许一个东洋孤岛在此独睡。


对此,我们日本的有识之士,基于「国家为重」、「政府为轻」的大义,又幸运地依靠帝室的神圣尊严(这里的帝室指天皇――译者注),断然推翻旧政府,建立新政府。

国内无论朝野,一切都采用西洋近代文明,不仅要脱去日本的陈规旧习,而且还要在整个亚细亚洲中开创出一个新的格局。

其关键所在,唯「脱亚」二字。


虽然我日本之国位于亚细亚东部,但国民的精神已经开始脱离亚细亚的顽固守旧,向西洋文明转移。

然而不幸的是在近邻有两个国家,一个叫支那(这里的支那指中国――译者注),一个叫朝鲜。

这两国的人民,自古以来受亚细亚式的政教风俗所薰陶,这与我日本国并无不同。

也许是因为人种的由来有所不同,也许是尽管大家都处于同样的政教风俗之中,但在遗传教育方面却有不尽相同之处。

日、支、韩三国相对而言,与日本相比,支国与韩国的相似之处更为接近。

这两个国家一样,不管是个人还是国家,都不思改进之道。


在当今交通至便的世界中,对文明的事物不见不闻是不可能的。

但仅仅耳目的见闻还不足以打动人心,因为留恋陈规旧习之情是千古不变之理。

如果在文明日新月异的交锋场上论及教育之事,就要谈到儒教主义。

学校的教旨号称「仁义礼智」,只不过是彻头彻尾的虚饰外表的东西。

实际上岂止是没有真理原则的知识和见识,宛如一个连道德都到了毫无廉耻的地步,却还傲然不知自省的人。


以我来看,这两个国家在今日文明东渐的风潮之际,连它们自己的独立都维持不了。

当然如果出现下述的情况的话,又另当别论。

这就是:这两个国家出现有识志士,首先带头推进国事的进步,就像我国的维新一样,对其政府实行重大改革,筹画举国大计,率先进行政治变革,同时使人心焕然一新。

如果不是这样的情况,那么毫无疑问,从现在开始不出数年他们将会亡国,其国土将被世界文明诸国所分割。


在遭遇如同麻疹那样流行的文明开化时,支、韩两国违背传染的天然规律,为了躲避传染,硬是把自己关闭在一个房间里,闭塞空气的流通。

虽说经常用「唇齿相依」来比喻邻国间的相互帮助,但现在的支那、朝鲜对于我日本却没有丝毫的帮助。

不仅如此,以西洋文明人的眼光来看,由于三国地理相接,常常把这三国同样看待。

因此对支、韩的批评,也就等价于对我日本的批评。


假如支那、朝鲜政府的陈旧专制体制无法律可依,西洋人就怀疑日本也是无法律的国家;假如支那、朝鲜的知识人自我沉溺不知科学为何物,西洋人就认为日本也是阴阳五行的国家;假如支那人卑屈不知廉耻,日本人的侠义就会因此被掩盖;假如朝鲜国对人使用酷刑,日本人就会被推测也是同样的没有人性。

如此事例,不胜枚举。


打个比方,屋院相邻的村庄内的一群人,在他们出现无法无天的愚行而且残酷无情的时候,即使这个村庄里偶尔有一家人注意品行的端正,也会被他人的丑行所淹没。

和这个例子一样,支、韩两国的影响已成为既成的事实,间接地对我外交产生了障碍,这样的事情实际上并不少,可以说这是我日本国的一大不幸。


既然如此,作为当今之策,我国不应犹豫,与其坐等邻国的开明,共同振兴亚洲,不如脱离其行列,而与西洋文明国共进退。

对待支那、朝鲜的方法,也不必因其为邻国而特别予以同情,只要模仿西洋人对他们的态度方式对付即可。

与坏朋友亲近的人也难免近墨者黑,我们要从内心谢绝亚细亚东方的坏朋友。

声明:本站内容源于网络,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。文章内容仅供参考,请咨询相关专业人士。https://www.shmjnt.com/article/4760.html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

返回顶部